xsphinx

不认识就算了

【冬叉】Day off

my man is sleeping now.

Via: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

一只手从被窝里取了出来了,在白色的桌子上拍了拍去,找到了闹钟,然后拍了一下没见好后,爬了起来,迷迷糊糊的捂着脑袋打了个哈欠,掀开被子站了起来。

拿着东西走的时候因为阳光照射闭了闭眼睛,然后歪了一步撞到墙壁,【咚】的一声后,男人清醒了一般的看着手里的一瓶精品机油的包装盒,回头又看到还在发出噪音的闹钟。

“艹,Winter!把那玩意儿关了!”

被窝里的人卷着被子翻了一个身,Winter一把拉上了窗帘,走了回去左手一拳头握紧捶下去,闹钟除了散架外连同零件都蹦了出来,他把零件捡好放在包装盒里,摆了一个角度后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又掀开被子钻到被窝里。

里边既暖和,还躺着他喜欢的人,他抱着对方还能睡大概两个小时,因为昨晚他说了一句话。

【艹他的!老子明天一天都要睡觉,去他妈的神盾,去他妈的任务吧!】

这就意味着Brock今天一天都不会出门,或者出门的时候也必须是两个人一同,Winter在Brock后脖颈连接肩膀的地方又啃了一口。

Brock皱了皱眉头,出了一声鼻音,身子卷曲的躺在被窝里,Winter的胳膊绕过了Brock的腰,手掌在胸口握拳伸出来大拇指,在凸起的地方来回磋磨着。

“Brock……”

“行了,一晚上了,我他妈要睡觉。”

Brock扒拉开他的手,Winter往前凑了凑,黑暗里快速找到了Brock的嘴唇,在那里蹭到了一个吻后才安静下来。

他在想早午饭肯定是门口墙上贴着的左上角的三份意大利面Brock每一次吃那个的时候眼睛总会眯起来,然后再另吃掉半分。

他不喜欢那些吃的,但是他喜欢Brock喜欢那些吃的。

Brock的习惯是睡醒以后就不会再睡,但前提是,他醒了还不困,比如现在,他正看着Winter坐在床边低着头,然后叹了一口气,心里告诉自己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他前天刚刚买回来的新闹钟又报废了,他把一堆零件从包装盒里到出来,然后拿起来完全已经称不上是闹钟的废铁在手里掂了掂。

他要庆幸他的闹钟不是用手机来设置的,一个手机的价格可是够买一堆闹钟的,Brock往卫生间有的时候踩开了卫生间门口的垃圾桶,垃圾桶盖子打开后他把闹钟扔了进去。

“你,从你的工资扣,其他,免谈,知道吗小混球,过来。”

Brock从台子上拿了一根皮筋叼在嘴里,手里拿着梳子冲着门口的Winter招了招手,Winter走过去坐在了里边摆着的塑料凳子上,等了半分钟后他的头发就被扎在脑袋后边了。

“左手别碰水,我不想再给你的清单添上维修保养费用。”

Brock快速的洗漱完,一边用毛巾擦脸,一边嘱咐了一句就把毛巾丢在了Winter的手里,拿上了床头柜子抽屉里的黑色手机,坐在床边开机。

Winter给左手带上了放在一旁的干净一次性手套后拿过来带好,这才开始刷牙洗脸,然后把两个人的牙缸的手柄都冲着外边,把毛巾挂好,脱下来手套丢到垃圾桶。

路过卧室的时候,Winter前脚都迈到门口又被正在打电话的Brock叫了回来:“被子叠了,我要换床单,衣服呢?”

“你的衣服在地上,裤子在椅子上,我的衣服柜子上,裤子在床底下……”

Winter把被子叠成豆腐块抱着用脚好不容易保持平衡打开了柜子门,把被子塞到二层后转过身就看到Brock挂了电话,扯掉了床单扔到了门口放着的篮子里。

Winter跟在Brock后边把他没有捡起来的袜子都捡起来后一起扔到了洗衣篮里,Brock转过身敲着他的机械臂。

“你的袜子攒着吃吗?!拿出来洗!”

Winter看了他一会儿,听话的把袜子都拿出来堆在墙角,四五双不同颜色的袜子堆在一起,连同蹲在那里的Winter,Brock觉得自己除了袜子冒出来的气儿几乎都能看到Winter背后的怨灵,正看着自己,抱怨Brock因为袜子凶了Winter。

Brock嘟囔了一句,抱着洗衣篮走过去踹了Winter一脚:“一会儿,等衣服床单洗完,再洗袜子,起来。”

然后Winter身后可见的怨灵近乎是肉眼可见的一下就消失,换上的是Winter本人的面瘫脸,Brock猛的扭过头往前走,他觉得他现在越来越被这小子吃的死死的。

把被单先扔到滚筒洗衣机,Brock给衣服裤子泡好柔顺剂的空挡Winter用盆把袜子全部带了过来,放在洗衣机的顶盖上。

“洗。”

Brock后悔当初没有一枪崩了Winter,他现在几乎等于一个男佣,还是陪睡的免费男佣。

滚筒的快速洗涤性能不错,Winter在阳台晒了一会儿,Brock就把床单取了出来,两个人把床单挂好后Brock把裤子衣服丢了进去,定了时。

“该死的,他们是不是忘了我的订单,我他妈要投诉了。”

Brock骂骂咧咧的回了房间拿手机,Winter跑到了厨房里,打开冰箱取了一盒牛奶出来,用手撕开开口,对着嘴仰头喝了好几口。

然后关好冰箱门,走到客厅把牛奶盒子放在茶几上,拿起来同款的白色手机,打开发现了上边的简讯。

【From Steve:U two,alright?】

他一眼就看出来这信息大概是他童年伙伴身边的小胡子男人发来的,因为他的好友不会用U来代替You,他准备过一会儿再回短信,比如等Brock下午迷糊的坐在沙发上的时候。

他记得清楚上一次Steve发来的短信配图是Steve和Tony正穿着情侣装在厨房里做蛋糕,那个角度看来,Tony一定是让他的管家拍了照片,然后炫耀的发给了每一个人。

Brock坐到了他旁边,从桌子上拿起来钱,数了数后抽了一张老人头,抱怨的说着又一张大票出去这一类的话题,Winter跟在他身后,因为上次来送外卖的是个身材不错的女人。

这次让他松了一口气的是,送外卖的是个男人,并且在他的注视下没有要求小费,两个人坐在客厅吃完了三分外卖,其中有一份是两个人分着吃的。

饭后Brock去收了衣服晾起来,Winter穿了条裤子,找了件长袖穿好,出门把所有快餐盒子丢掉,回来的时候Brock已经穿了一套新的衣裤坐在沙发上看今天的报纸,茶色的裤子和灰色大领口的短袖让他看起来年轻了不少。

他凑过去躺在沙发上,头枕在Brock的腿上,手指在Brock的喉结上来回了两下,然后就睁着眼睛看着Brock看着报纸,不断变化的表情。

街头的车流堵塞后发出催促的声音,楼上用力跺脚,楼下开大了的音响都影响不了Winter现在心里的安静,他的耳朵里满是Brock平静的呼吸和翻报纸的声音。

“起来,我躺一会儿。”

Winter爬起来,两个人换了个姿势,Winter坐在那里拿着手机开始看信息,Brock躺在那里侧过身,觉得自己越来越懒,容易犯困起来。

“我又困了,去他的……半个小时以后叫我。”

“好。”

Winter才不在意半个小时的时间,他看着Brock睡熟以后用手机拍了好几张照片,筛选了一张他认为最好看的发了过去。

【To Steve:Fine,day off,my man is sleeping now.】

然后手指在Brock的额角划过,到肩膀,那里全部都是火焰烧过的痕迹,随后就搭在那里,他们在一起很久了,久到Brock很久都没有回想起那段黑暗的日子。

随后低头弯腰,Winter吻了一下Brock的发旋:“好好休息吧,Brock,我在这儿。”

——————
【Day off】:休息日
——————
然后,日常向,又崩……
 @漫长时光 的点梗文
——————
如果你喜欢我的脑洞,那么
求评论点赞推荐和关注,谢谢

评论
热度 ( 65 )
  1. xsphinxJeremaih. 转载了此文字
    my man is sleeping now.

© xsphin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