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phinx

不认识就算了

【盾冬/叉冬】吾血之血1-3

我叉叔登场气势冲天:Surprise~!!Sweet Heart,HAPPY~~~?

写实向的一篇文章
请至原作者小屋从头阅读

estalydia:

第一章:斯蒂夫·罗格斯(1)


-3-

 

他爱佩姬·卡特,见鬼的他当然爱她,否则他干嘛娶她?

她那么美丽、坚强、与众不同,即使是相识十几年后的今天,她依旧那么美丽、坚强、与众不同,岁月于她毫无消损。

他也并不觉得自己的爱有所消损。

 

但是,但是总有一些时候,他觉得和她相处是那么的痛苦,他们都明白,彼此之间存在着一条巨大的鸿沟,无法融合,甚至无法触及,只有视而不见,可你不能永远视而不见。一个声音细碎敲打着他的耳鼓,由远及近、由小到大:WRONG! WRONG! WRONG!

有哪里出了错?从什么时候开始,有哪里出了错?

总有一些时候他简直觉得自己根本就不曾认识她,说不定在那一个圣诞节,他爱上的只是一个自己臆想出来的完美精灵,长发飘飞,穿着红裙——他爱她美丽、坚强和与众不同的那一部分,但他恨她作为科学狂人和神盾局副局长的那一部分:美丽变成了冷酷,坚强变成了固执,与众不同变成了同床异梦。

他有多爱她,就有多恨她。

 

WRONG!WRONG! WRONG!

 

“……好点了么?”

巴基旋转刀刃,削着一颗苹果。他伸手接过那颗苹果,咬了一口,很甜。

 

“我不知道,”他艰难地回答,“其实孩子不是我们之间问题的关键,从来都不是。但,可能,这就是那棵稻草了……我也说不清错误出在哪里,在这件事爆发之前,我甚至没有意识到,我们两个已经积攒了那么多问题,几乎已走到了悬崖边上……所以一时之间我真的、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但的确,我这会儿舒服多了,谢谢你,伙计。”

巴基的第二颗苹果就快削好了,盘子里堆积着一大摊完美的薄皮,他耸耸肩。那意思显然是“没事儿谁让我倒霉一直照顾你这个白痴呢”。斯蒂夫又咬了一口苹果,发觉自己微笑的能力又回来了。

容易或者艰难,他总得面对,日子总得继续过。

 

“不说我那堆破事了,你怎么样,伙计?”他问。

“我?我很好,就像你看到的这样:在休假,住在棒极了的房子里吃棒极了的水果。”他大大咬了一口苹果,用力咀嚼,吃得两个腮帮子都鼓囊囊的,像极了迪士尼动画里的那只花栗鼠(9)。

他的确看上去非常快乐,正在享受人生,可是,就像巴基说的那样,他们在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他们都骗不过对方,察觉到巴基的状态变化,几乎已经是斯蒂夫的本能。

 

他用手指虚点巴基双眼下那迷彩一样显眼的黑圈,声音无法控制地温柔起来:“所以你还是……睡不好吗?”

巴基停止了咀嚼,双肘撑在膝头,向上抬起脸。那一瞬间他的眼睛里似乎有什么热切的期望闪现,却在斯蒂夫读懂之前,转瞬就熄灭了,就像是寒夜里一支燃烧殆尽的蜡烛。

“老毛病,你知道,”他回答,话语中满是不经意,“何况这也没什么不好,这对工作有利,毕竟铁幕(10)那边永不眠。”

 

是的,他知道。

巴基永远睡不好。哪怕在战争时期,哪怕在那些疲惫感爆发、连四肢都不听使唤的时候,已记不清有多少次,他在狭小的行军帐篷里挣扎惊悸,哑声嘶叫,浑身都是冷汗,以及莫名其妙的低烧。最严重的情况下斯蒂夫不得不和他睡在一起,用双份的行军毯把两个人裹成一只墨西哥卷,第二天早晨他总发现巴基像缩成一团的虾子一样挤在他的胸腹间,呼吸平稳而破碎,让人满心都是怜惜。

——他还记得小时候的巴基,总是睡得四仰八叉、肆无忌惮的巴基。每每早上醒来,斯蒂夫都要把他沉死人的胳膊或者腿从自己的肚子上挪开。

那见鬼的战争毁了一切,那是那见鬼的战争毁掉的、最让他无法释怀的东西。

 

于是,不知怎的他就说出了口,既古板又可笑,像是一个无可救药的男校校长:“我知道你放不下你的工作,你喜欢欧洲,但工作是永远做不完的,你该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你该安定下来,有个家庭……”

巴基的眼神改变了,他果然是说了讨人厌的话。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才是那个五分钟前还在向我抱怨家庭生活的人。”巴基尖刻地指出,“斯蒂夫,所以这就是你的万灵药?结婚治百病?”

“我不知道这是婚姻的必然过程,还是我一开始就选错了人,”他小声说,“也许你的运气会比我好。”

 

“不,我才不会为了让一个女人高兴而让其他女人都哭泣,这不绅士。”巴基回答,“所以省省吧,伙计,我这样就很好。”

于是这个话题又被强制结束掉了。

 

他们对坐沉默,吃完了苹果,窗外业已昏黄。斯蒂夫想,现在他真的该告辞了。此时巴基站起身,对他说:“走吧。”

他没听懂。

巴基挑起了一边眉毛:“去吃晚饭啊,我家已经没什么吃的了,你这饭桶。”

斯蒂夫大笑,内心中为自己又可以得到几小时的奖励而暗自欢喜:“我请客,”他回答,“你可以选贵的点。”

“废话,”巴基答,“有人宰的时候老子从来只选贵的。”

 

他们起身要出门,走到玄关,巴基嫌恶地看了一眼地上那双被雨水糟蹋到不成样子的皮鞋,斯蒂夫觉得自己的脸上有点发烧。

“等着,”巴基转身上楼去,“我去给你找双替换。”

“不用了,你的鞋码比我的小。”斯蒂夫提醒他,可巴基没理会,已经飞快爬上了楼梯。

斯蒂夫只好站在那里等,可能只等了三分钟,突听见一阵轻微的金属刮擦,以及锁芯转动的咔哒声,在他身后,有人用钥匙打开了玄关的门,就那么堂而皇之地走了进来,仿佛自己才是这房子的主人。斯蒂夫转过身,正好与那人面对面,一时间两个人全都愣住了。

那是个陌生男子,比他略矮,大约是拉丁裔,黑T恤搭敞开扣子的衬衣,牛仔裤,也许和他们的真实年纪差不多大,当然,从外表看,比他和巴基都要年长。他一手拎着钥匙串,另一边臂弯里还抱着一个大大的棕色牛皮纸袋,里头塞得满满当当,半截法棍从纸袋口滑稽地戳出来——乍一看就像是个下班回家路上顺便大采购的上班族。可他不是,虽然斯蒂夫从未见过他,却笃定他不是,因为他身上有枪油和火药的味道,有鲜血和肾上腺素的气息;因为他那双深邃狠戾的黯色瞳孔,正冷冷瞪着他,像是一匹发现地盘被同类入侵的狼。

可能因为站得实在太近,那男人全然隐藏在他身后,匆忙从楼上下来的巴基一时间并没有察觉,他手里抓着一只鞋盒,兀自在说:“你试试这双吧……”然后毫不奇怪的,他的话语戛然而止,连动作都顿住,有那么几秒钟三个大男人就像三根木头桩子般傻愣愣矗在门口,面面相觑,互相投射意义不明的目光。那场面实在尴尬极了,甚至隐隐有些滑稽。在斯蒂夫想好怎么开口之前,那陌生人已怀抱纸袋昂首与他擦肩而过,视他如一架放错地方的书柜。那人径直走到巴基面前,用指节上挂着钥匙串的手抬起巴基的下颌,嘴角斜斜上勾,旋即给了他一个热烈的吻。有一个瞬间,巴基僵硬的身体仿佛想要挣扎抵抗,但终究还是放弃了,他缓缓闭上眼睛,沉进这个吻里,睫毛划出两道颤抖的阴霾。

“甜心,我提前赶回来给你个惊喜,开心么?”

男人对巴基湿漉漉的唇笑起来,露出一口森森白牙。

 

注:9,奇奇和蒂蒂,迪士尼的动画角色,是一对捣蛋鬼花栗鼠,非常可爱,贪吃且有囤积癖。从1943年诞生到1956年,参演了23部动画,队长和巴基一定很熟悉啦。我很喜欢他们。

10,铁幕:冷战时期美苏势力分界线的别称,具体含义很复杂请自行百度。“铁幕那边”当然就是指苏联,巴基明面的身份是政府特工(请自行脑补007美国版),那他的敌人当然是苏联。

 

PS:你们猜在巴基家顶着烈日围着围裙吭哧吭哧刷围墙漆栏杆的人是谁?哈哈。


评论
热度 ( 150 )
  1. 子羽estalydia 转载了此文字

© xsphin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