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phinx

不认识就算了

【15年高考】【上海】【叉冬叉】坚硬的武器心中柔软的诗

等待四季流转

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叉骨/冬兵 无差

非常努力地往高考作文格式上靠。
但这次字数超了。

结尾略暗黑,Bucky黑化倾向。附阅读理解过度解读部分。
爱得深沉才黑得用力,求不杀。




================================================




Rumlow读过一些诗,他已忘了那些诗集是从哪来的——可能是某次执行任务时目标的遗物。他更不清楚那些东西又被扔到了哪里去了。但他记得在他无聊的时候——往往是执行任务往返的路上,他曾翻过几页,有些句子他一直没忘记,虽然只有很少几句。神盾局的特战队队长Rumlow,心中总是充满着九头蛇灌输的坚硬的“秩序”和“任务”,却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留下了几句柔软的诗。


 


“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Winter Soldier是九头蛇最致命的武器,他可以轻易粉碎任何任务,毫无疑问,他是坚硬的,强悍的。但是在Rumlow面前的Winter是柔软的,迷茫的。所以面对Winter的时候,Rumlow总是想起这句诗:“心有猛虎,细嗅蔷薇。”他曾对Winter提起过。但Winter并没有回应。每次洗脑后,九头蛇只是急于给他灌输各种作战方案,他又如何有时间有机会去理解这些缥缈的诗呢?但是Rumlow总是忘不了这句话,他抚摸着他的Winter,左手坚硬,右手柔软,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天空无痕,我已飞过。”


再优秀的武器,也要接受打磨,表现再出色的Winter Soldier,也逃不过被洗脑的命运。Winter痛苦的嘶叫还在耳边,Rumlow的心里却平静地浮现出了其他的句子:“天空无痕,我已飞过。”并不是说Rumlow对Winter的痛楚无动于衷,而是他又能改变什么呢?他只能一次又一次在Winter被洗脑之后,用尽可能多的温柔去抚慰他,让他重新认识自己。或者重新想起自己?Rumlow不确定自己是否在Winter心里留下过痕迹,就像天空中也不曾留下飞鸟的痕迹。但是鸟儿却真实地在天空中飞过,就像Rumlow也曾真实地被Winter依赖。他亲吻着他的Winter,九头蛇坚硬的威压下,Rumlow总是努力给Winter尽可能多的温柔。


 


“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Rumlow想,坚硬的Winter Soldier总有融化的一天,“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冰雪融化后,曾经被冰封的美好也会浮现。那个时候,如春天一样的柔软的Bucky就会苏醒。Rumlow亲自融化了Winter坚硬的心。却也正是他,亲自推开了他的Winter。因为,站在Bucky身边的那个人,从来都不可能是九头蛇的成员,从来都只是那位让人如浴春风的正义的美国队长。他怀念着他的Winter,Rumlow可以融化了寒冬的坚硬,却无法收获春天的柔软。


 


Bucky没有辜负众人的希望,他变得如同70年前一样温柔善良。只是,有些忧郁。毕竟在70间被九头蛇不断地冰封与洗脑,任谁也不能这么快从阴影中走出来。美国队长非常理解这位老友。


这一天,Bucky坐在屋顶上,看着远处逐渐下沉的夕阳,他的挚友Steve Rogers陪伴在他的身边。


“在想什么?”


“Милый мой, ты у меня в груди.”


“什么?”


“没什么,以前在苏联无意间看到的一句诗。意思是‘我亲爱的,你活在我心中。’”这是这句诗第一次被他念出来,在此之前,Bucky从来没有对其他人提起过,Winter也没有。


Steve Rogers笑了:“Bucky,我就知道你从来没有忘记我。”


Bucky也回以微笑:“是的,我从来没有忘记你,以前没有,以后更不会。”他说得那么用力,那么肯定,仿佛是在用尽全力说服自己,又像是对自己许下的一个承诺。他的眼神温柔,笑容柔和,仿佛那个冷硬的Winter Soldier从来没有在世界上存在过。他的眼中,倒映着漫天血色的晚霞,仿佛熊熊烈火一般无休无止地灼烧着。


 


Bucky没有告诉他的挚友,其实他还想起了另一句诗:“Di fuor mostro allegranza,E dentro da lo core struggo e ploro.”这或许是他唯一学会的意大利语,他知道这句话的含义是:“而我,表面上欢欢喜喜。内心却是痛苦和哭泣。”他没有说出来,是因为他很快就忘记了这个念头。这些柔软的诗句是那个坚硬的Winter Soldier才有的记忆,而作为Bucky的他,很快就会忘记这些。和九头蛇有关的所有记忆,无论是坚硬的还是温暖的,他都应该忘记不是吗?


 


James Buchanan Barnes,美国队长的挚友,亲手消灭了黑暗血腥的Winter Soldier。那个内心柔软的Bucky回来了,从此以后,他的心里不再有任何的冰冷坚硬。这是所有人都乐意看到的。所有人都为他们感到高兴。




























阅读理解时间:

作者亲自带你解读文章结尾暗黑部分。

他说得那么用力,那么肯定,仿佛是在用尽全力说服自己,又像是对自己许下的一个承诺。
(其实上面那句甜言蜜语不是对美队说的。但“正义的Bucky”希望自己是对美队说的。这个时候的他态度非常不坚定,所以他才要全力说服“自己”。)

他的眼神温柔,笑容柔和,仿佛那个冷硬的Winter Soldier从来没有在世界上存在过。
(仿佛没有存在过,那就是确实存在过的意思。)

他的眼中,倒映着漫天血色的晚霞,仿佛熊熊烈火一般无休无止地灼烧着。
(暗示叉骨的严重烧伤,这也是Bucky黑化的原因。也暗示了他烧毁了过去的自己。)

这些柔软的诗句是那个坚硬的Winter Soldier才有的记忆,而作为Bucky的他,很快就会忘记这些。和九头蛇有关的所有记忆,无论是坚硬的还是温暖的,他都应该忘记不是吗?
(诗在这里是一种意向,代表了美好。而此处Bucky对自己的内心展开了无差别攻击,他要消灭的不是“邪恶”,而是整个的冬兵,即使是美好的部分也要完全消灭。所以其实此时的Bucky已经进入了是非不分心理变态状态。而相对的,冷硬的Winter Soldier却记得那些美好的诗,是指Winter是一个同时兼具坚硬与柔软的性格平衡的人。)

James Buchanan Barnes,美国队长的挚友,亲手消灭了黑暗血腥的Winter Soldier。
(反讽,其实Bucky又比冬兵善良到哪里去呢,消灭冬兵,或者说消灭另一个自己的时候不是也毫不手软吗?连一点点善意都不肯保存。打全名,然后指出他是美国队长的挚友,其实也是讽刺一下,他根本没这么正义。)

那个内心柔软的Bucky回来了,从此以后,他的心里不再有任何的冰冷坚硬。


(“人的心中总有一些坚硬的东西,也有一些柔软的东西,如何对待它们,将关系到能否造就和谐的自我。”——上海卷
Bucky心里从此没有任何冰冷坚硬的部分恰恰是心里变态自我不和谐的佐证,从此带这面具的心理变态的Bucky从此诞生。)


这是所有人都乐意看到的。所有人都为他们感到高兴。
(童话停留在“王子和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而这里停留在“大家都为善良的Bucky回来了感到高兴”,但其实恶毒的皇后曾经也是无邪的公主……只不过直接出现在了下一篇童话中。中间过程略。此处结尾同理。)

另外,“冬天来了,春天还会远吗。”
其实四季是循环的,换言之,冬兵可以变成Bucky,那么Bucky为什么不能重新变回冬兵呢。

评论
热度 ( 10 )
  1. xsphinx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转载了此文字
    等待四季流转

© xsphin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