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phinx

不认识就算了

【叉骨x冬兵】Diary(上篇)

虽然呆呆的冬兵很可爱,但总觉得隐约有刀光闪烁

鹤声i:

Winter Solider的日记。
时间线:美队2---美队3



我们要互相亏欠,要不然凭何怀念。



今天是Winter逃离Hydra的第四个月零一十七天,他现在身处于伊斯坦布尔城郊的一栋废弃的四层小楼内,这是他在这栋楼里的第二十三天他决定对这座废墟进行探索,于是他找到了一本破旧而空白的笔记本、一支出墨不大流畅的钢笔和半瓶过期的墨水。

他要写些什么记录下他脑海里支离破碎的记忆,就像写日记那样。这个想法来得很突然,但Winter决定将其付诸实践。

Winter还记得神盾局大楼崩塌时的景象,鉴于他不知道第一篇日记该写些什么所以他决定将这一切的开端写在日记本的第一页。

-

2014年8月21日(注1)

没有人来找我,像以前一样,他们可能都死了。就像报纸上说的那样,他们都死了。

大楼塌了。

那个穿着奇怪制服的男人他也没有来找我,虽然他说他是我朋友,或许他也死了?

白费了将他从水里拧起来用的力气。

-

2014年8月28日

浆果吃完了,它们被我摘完了,要去更远的地方。

还是没有人来找我,因为大楼塌了。

那家伙不会真的死了吧…

-

2014年9月5日

天气很热,虽然一直都是这样。

每天去河里洗澡,那手臂好像并不会生锈。

今天翻出来一件衣服和一顶帽子,但它们很臭。

或许他们真的死了。

-

2014年9月7日

人们通过搬重物换取那种叫做钱的纸张,他们还能获得免费的午饭。

它可以用来买吃的,或许我可以去试试。

人类为什么要发明这叫鞋带这玩意?

我是不是应该去找他?因为他没来找我。

-

事实证明被改造过的身体不但可以用来打仗还可以用来赚钱,在常人眼里Winter就是个力大如牛的怪人,而且他不知疲惫。

通过一天搬运普通人四倍的重物,Winter拿到了普通人两倍的工资,因为工头认为他是个脑子不好使的傻大个。

是的,现在的Winter就是个傻大个,一个鞋带都系不好的傻大个。

-

2014年9月19日

有人告诉我要吃李子补补脑子。

李子是什么?

免费的午餐很难吃,和葡萄牙收容所里的一样难吃。

甚至比不上Hydra的营养泥。

-

2014年9月22日

李子是颗黑黑的小玩意,它尝起来很酸。

多吃些李子,或许我就能想起那家伙是怎么帮我系鞋带的。

我甚至想不起他的名字...

反正他也死了。

-

2014月9月26日

李子真贵,还比不上牛奶好喝。

今天刮胡子把脸刮坏了…

-

2014月10月14日

有人跟着我或者观察我...

有人来找我了?

或许我应该考虑一下要不要杀了他,如果找到他的话。

-

如果有什么理由能让Winter不在对方脸上揍上一拳的话,就是那一袋李子了。毕竟那个混蛋居然一动不动的坐在那盯了自己一个晚上,还好他带了一袋李子。

Winter不知道对方怎么能把自己的脸弄的那么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还能认出他,一定是他还和以前有着甩都甩不掉的混蛋气质。

“Hey Soldier,你有没有想PaPa?”

他才不是自己的PaPa!

“别一副冷冰冰的样子,我可是带了你爱吃的李子,那酸酸的玩意有什么好吃的?哦...对了,PaPa还给你带来了一份礼物。”

“...什么?”

“你的工钱,或者应该说是你被那混蛋工头克扣的工钱,这世道不得不得叫人感叹啊,所以昨晚来之前我和他谈了谈人生。”

“... ...”

“钱少得可怜,不过你可以用来买你喜欢的李子。”

“对了...你想不想跟PaPa去欧洲?我是说真正的欧洲。”(注2)

-

火车开得很慢,车窗外的景色看起来就像无限倒放的同一张幻灯片。独立的小车厢内两个人相视无语一个小时后,Winter决定利用现在的时间来写写他的日记。说实话,在有人注视的情况下写日记然Winter很爽,但比起看着对方烧糊了的脸颊他还是决定以这样让自己不舒服的方式转移注意力。

“Hey 宝贝儿,你在写什么?”

“日记。”

“你这么冷冰冰的真让PaPa伤心。”

虽然没有抬头,但Winter能感觉到对方在笑。又是一阵沉默,那束聚焦在自己身上的光消失了。

“你觉得我看起来怎么样?”

“让人印象深刻。”

“你这是在夸PaPa吗?”

明知故问!

合上手中破旧的笔记本,Winter缓缓地抬起头将目光投向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那张烧糊了脸可真难看。男人似乎发现了Winter正看着他,也好像读懂了Winter内心的感叹,但他还是淡淡地盯着车窗之外。

“喂...”

“怎么了我的小宝贝儿?”

“你叫什么名字?”

“你不记得PaPa的名字了吗?”

“他们都叫你队长,在我醒来的时候。”

“是吗?Brock Rumlow,你可以叫我Brock 也可以叫我Rumlow,当然我也不介意你叫我Rum。”

-

2014年10月21日

他和以前看起来不一样。

或许我该向他打听他的名字,或许问他关于那个穿奇怪制服的人死没死...

他的脸变得真难看,难看到看上一眼就让人无法忘记。

笑什么?!

-

落满东欧风情的华沙街道,两人一前一后的走着,天色渐黑,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不知道走了多少条街,绕了多少个弯,脚步声永远都不会停歇。

-

2014年10月26日

波兰,公寓不大,这里的一切都积了很厚的灰尘。

Rumlow塞给我一把邹巴巴的钱,说让我下楼买些什么,哪怕是该死的李子。

牛奶。面包。火腿。饼干。

这附近好像没有买李子的地方。

他在沙发上睡着了。

-

2014年11月3日

这几天都呆在公寓里,Rumlow偶尔出门拧回一些加工食品。

还有李子。

今天他拧了一个黑色的大包,看起来很重。

里面的东西我们都很熟悉,枪与刃。

Rumlow说:“PaPa过几天出去干一票,赚钱给宝贝儿买李子吃。”

他什么时候才明白他不是我PaPa?

我还想喝牛奶。

-

2014年11月6日

他又拧了一袋食物回来。

他提起准备好了的枪和弹药打算出门。

我说我要李子和牛奶。

-

Winter透过被匆匆擦拭过的玻璃窗望着窗檐下的街道,水与灰尘融合后变干的擦痕让Winter眼前的画面显得又些灰蒙蒙。路上的行人不曾注意到有一道目光正沉沉地落在自己的身高上,他们移动着,偶尔擦肩却不记得对方的容颜,他们看起来很忙碌,就像下雨前搬家的蚂蚁。

Winter产生过那么一瞬间的奇怪的想法,关于自己为什么要相信Rumlow,算起来自己也没有可以相信的人了。

Rumlow走了好些天了,Winter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他还在等着牛奶和李子呢。

-

2014年11月15日

Rumlow回来了,早上醒来发现他睡在沙发上,他看起来很脏但没有受伤。

他带回来了李子、牛奶还有巧克力。

中午他从沙发上爬起来,去洗了个澡。

然后他出去了。

他说:“是时候吃些健康的食物了。”

他提了两份牛排和水果沙拉回来。

-

2015年11月19日

Rumlow将我从床上扯了下来。

他的行为很粗鲁。

早餐已经做好了,培根、鸡蛋、面包与牛奶。还有两个李子。

他告诉我需要我的帮忙整理公寓。

整理公寓是件累人的事。

-

2014日11月25日

天气越来越冷了。

那种感觉和冷冻仓里的一样。

Rumlow又要出任务。

他抱怨我吃得太多。

他说给我带李子和牛奶,我说我要巧克力和冰淇凌。

我想吃冰淇淋。

-

2014年12月1日

下雪了,小广场上没有多少人。

巧克力变得有些硬,咬起来“嘎嘣”响。

-

今年的雪下得很大,仿佛要淹没整个华沙城,但这并没有影响人们迎接即将到来的圣诞节与新年。彩灯和雪花一起挂在无叶的枝桠上,商店的橱窗上还留着孩子们呼吸染上的水汽。欢快的音乐穿梭在每一寸空气中,伴随着糖果的味道一时不停的跳动。

Rumlow将一顶红色的帽子套在了Winter头上,帽子顶端的白色绒毛小球搭在了Winter的鼻梁上。Winter对这个看上去有几分愚蠢的造型并不满意,所以他把那顶帽子甩在了Rumlow的脸上。

“Hey…宝贝,你的脾气可真大。”

Rumlow将那顶帽子套在了自己的头上,他正对着Winter笑。

还是很难看!

-

2014年12月25日

我不知道Rumlow送我一只浣熊的玩偶是什么意思。

他会真的以为自己是我的PaPa吧?

我可不是小孩子。

今天的早餐比以往要丰盛。

-

“Solider,你不送PaPa些什么吗?”

Winter将怀中抱着的吃了一半的冰淇凌推到了Rumlow面前。

“宝贝儿你知道吗,就算是冰淇淋,你也不应该送吃过的。再说了,这鬼天气,也就只有你还会吃冰淇淋。”

Winter将冰淇凌揣了回来。

-

“Winter,再过几年PaPa带你去一个地方。”

“哪?”

新年的钟声回荡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Winter抱着冰淇凌看着躺在沙发上的Rumlow。






注1:时间从美队2上映开始算起。

注2:伊斯坦布尔跨亚欧,但土鸡是亚洲国家。

评论
热度 ( 43 )
  1. xsphinx鹤声i 转载了此文字
    虽然呆呆的冬兵很可爱,但总觉得隐约有刀光闪烁

© xsphin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