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phinx

不认识就算了

一无所有 Nothing to lose

心疼叉叔。

此处转载第一章,后续请回原作者小屋

adavet:

一个非常不完善的脑洞,虽然看着是叉冬,其实是叉吧唧。

如果冬兵恢复成了吧唧,起码是恢复了9成的吧唧,他和叉叔会怎么样?总之全文都是虐啊虐的。我还没写过BE,不过这个应该如何He呢?

现在大纲都没有,就先写了发上来。如果各位亲有什么脑洞想法和我分享啊请一定。

这次我要做个坚定的叉冬不动摇,虽然第一章叉叔弱爆了,不过下一章立即狂掉酷炫回来。

顺便说一句,题目来源于崔健的歌。。。暴露年龄?英文瞎写的

。。。。。。。。。。。。。。。。。。。。。。。。。。。

男人坐在椅子上,他刚刚睡了一觉,又喝了点水,现在没有什么想要干的事情。

他坐着,金属的手指漫无目的的敲击着椅子扶手。这是第几天了?他没有确切的概念。

一周?一个月?

但还没到时候,他在等什么。他不确定是什么,甚至不确定是不是真的需要等。这些都深深的印在他模糊又混乱的大脑里。

他应该在这里,这间房屋中。不知道会有什么结果,但这里让他安心。

 

他把那个金发男人留在了河岸上,独自回到任务前出发的地方。但是那里没有人,一切都在燃烧,火焰阻挡了地下基地唯一的入口。

他迷茫了一会儿,在本能的驱使下躲开了警车和消防车。

然后他来到了这个房间。

没有理由,但他被告知过,很多遍,如果遇到异常情况,应该躲到这间屋子里来。

 

当他走近位于贫民区的房间门口时,门就自动打开了,仿佛一切都是为他准备的。

房间里熟悉的感觉很快安抚了他因无法返回基地而产生的不安。他来过这里,他知道食物和水在什么地方,衣柜里的衣服也正合他身。

他洗了个澡,然后在宽大的双人床上睡了一觉。

醒来后他觉得床上空荡荡的。

 

储藏柜里的罐头和军用口粮都吃完后,他决定出门走走。衣柜的衣服口袋里就放着钱。他去不远处的杂货店买了些面包和牛奶。店里货架上花花绿绿的包装袋确实有点诱人,但他还是只拿了面包牛奶。他不应该尝试以前没吃过的东西。

 

在去过几次杂货店后,他决定走得远一点,于是他在一幢很高大的房子里,看到了那个金发男人的巨幅照片。

“我会陪你到最后。”

他盯着照片和介绍的文字看了很久,突然头痛欲裂。

有一些东西醒过来了,像是坟墓下的蛆虫,又像春天泥土里萌发的种子。无论那是什么,都让他的胃被拧紧,让他作呕。

他捂着头,逃跑似的飞快离开了那座高大的建筑,回到了他的房间,这是这个陌生的世界里唯一让他安心的地方。

 

但记忆深处蠢蠢欲动的东西没有放过他,他开始发抖,他想尖叫,但他知道不能在这里发出太大的声音。

他遇到过这种情况,不止一两次,潜伏在大脑的异动想要撕裂他千疮百孔的躯壳。

那时候的他是怎么活着熬过来的?

一个带着些许暖意的怀抱。

又硬又糙的大手穿过他的头发,抚摸着他的脖颈,干燥的嘴唇凑在他耳边,吻着他的耳朵告诉他不要想太多,一切都会过去。

然后自己被填满,在律动中,焦躁和混乱都离他远去,只剩一片安静祥和的白光。

 

他努力回忆着,假装自己又回到那个怀抱里,直到他在一身冷汗中,蜷缩在空荡的床上睡着。

 

现在他就坐在椅子上,不知应该干什么。

他勉强挨过了那次发作,但他知道下一次冲击早晚会到,不知那时候他会不会彻底崩溃。

可他无能为力。除了在这里等。

那个让他等待的原因从来没有辜负过他,所以他会继续等下去。

 

门响了。

咔嚓一声。

打开,关上,只有一瞬间,仅足够那个黑影闪进来。

 

金属手臂反射性的拔出枪指向来者。

那是一个男人。黑色的头发,脸上带着可怖的疤痕。昏暗的灯光下,男人的身影消瘦又虚弱。

“Winter。。。”

进来的人看到了他,哭泣一样用嘶哑的嗓子发出两个音节,然后无视指着自己的枪口,跌撞着走过来跪在椅子旁边,搂住他的腰。

 

“天啊,Winter。。。太好了,Winter。”

那人颤抖着,将鼻子埋入他的衣服,贪婪的嗅着他的味道。

“我做到了。。。咱们做到了。。。”

 

金属手臂垂下来,他没有开枪,他不清楚这个人是谁,但他熟悉这个怀抱。

这就是他等待的原因和结果。

他松驰下来,将身体倚在这个怀抱里。

黑发男人先是用僵硬的指头反复摩擦他的面颊和嘴角,像是要确认坐在这里的人不是一个幻象,但很快就平静下来,站起来捧住他的头,

“比我想要的还好,Hydra 和 Shield都完蛋了,咱们自由了,Winter。”

 

他抬头看着黑发男人,目光带着不解。

“咱们走,我弄了辆车,就在外面,咱们往北走,然后想办法弄条船,或者一架飞机什么的,总会有办法的。”

他能看出来,对方很兴奋,这让他也跟着多了些期待。

男人顿了一下,尴尬的摸了摸脸上的疤,“一点小事故,也许恢复不了,不过我活着,你活着,就够了。”

但他的疑惑没有解除。

“。。。哦,对了。”黑发男人理解了他的疑问,“我是谁,想不起来了,是么?”

他点点头。

男人咧开嘴,扯着脸上的伤疤,露出爱怜笑容,他看都没看,回手就从一旁的柜子里拿出一个酒瓶,拧开瓶盖,将瓶子凑上来。

“来,喝一口。”

他没有犹豫,接过来灌了一大口。

刺激又苦涩的口感让眼泪立刻涌出来,他强忍着咽下口中的液体。

“Rum。。。。。。。。”他低声说。

“对,好孩子,再想想。”黑发男人鼓励道,浑浊的眼睛满怀虔诚的希望的盯着他。

“Rum。。。”酒精呛人的味道神奇般变得甘甜,那个名字就在嘴边,他马上就要想起来了,他会叫出那个名字,然后那个男人会奖励般吻上他的嘴。这让他很满意,笑容挂上了他还带着泪的眼角。

他在这个冰冷世界里唯一的温暖,他一片空白的记忆中顽固留下的秘密,维系他破碎灵魂的最后一丝希望。

“Rum。。。”

就在他要说出那个名字时,房门再一次打开了。

他一把拉住黑发男人挡在身后,用枪口对着新来的人。

 

“是我。。。”

门口的人长着金黄色的头发,淡蓝的眼睛就像烈日下的大海,发出夺目的光,又温柔的包容了一切。

“我来接你了,Bucky。”

 

手里的枪掉到地上,一直被禁锢住的东西突然破蛹而出,他梦游一样向前走去。

 

“不,不,Winter,不不不。。。”身后的人绝望的嘶喊着,抓住了他的衣服,但他轻轻一晃就摆脱了对方的手。

 

“Steve?”他轻声呼唤。

“对,是我,Bucky。。。”金发男人白皙的双手搭到他肩上,轻轻将他拉过去,搂入怀里。

“Steve!”

他将头埋进对方宽阔的肩膀,然后颤抖着哭了出来,毫不理会全副武装的士兵蜂拥而入,将在他身后大声咒骂哀吼的黑发男人按在地上,拖出房间。

 

Brock Rumlow的额头贴在桌面上,带着手铐的双手捂住头。

他保持着这个姿势很久了,但他没有一点活动一下的欲望。

他被抽空了,留在这间小小的审讯室里的,只是一具空空的躯体。

审讯室不大,四周是铁灰色的墙壁,头顶的光线还算柔和,屋子很干净,这让瘫在桌子上的Rumlow更像一堆垃圾。

灰色墙壁的门开了,熟悉的脚步声走进来,坐到桌子对面。

Rumlow没有抬头,

“混蛋。”

他嗓子哑的快要发不出声音。

 

“抱歉,头儿,”Jack Rollins说,语气好像很轻松,但急促的呼吸暴露了他的不安,“我帮你逃出医院的时候说了,别谢我。。。”

“滚开。”

嘶哑的声音就像声带被硬拽出来,又在沙砾上拖着走了两公里。


“Hydra 和 复仇者都找我谈过价钱,我擅自帮你决定了买家。”

 

Rumlow缓缓抬起头,满是血丝的眼睛盯着Rollins,犹如一只恶鬼。

 

“希望你还满意,复仇者这边虽然开价没有Hydra高,不过他们保证让你活着。”

Rollins没有避开对方歹毒的眼神,全盘接下满满的恶意,

“想不想知道我卖了你,换了点什么?”

 

“Winter。。。”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浑身疤痕的男人抖了一下,“你卖掉的,是我的Winter。”

 

Rollins挤出个笑脸,摇摇头,“我不管那个家伙,我卖的是你。我帮你逃出去,我告诉Rogers跟着你就能找到他要找的人。我不管他想把那家伙做成标本还是烤了吃,我要的是你能死了心回来。”

“滚。。。混蛋,滚。。。”

Runlow 把脸埋在手里,指尖抠着头发,反复重复着这几个词。

 

“等你清醒一点儿,就会发现这是笔好买卖,复仇者答应收编整个Strike 小队,待遇不变,之前受伤的或者决定退出的都能拿到抚恤金。”

明知道对方没在听,Rollins还是自言自语般说了下去,“不然你想怎么样,真的带着那家伙逃走?Hydra,Shield,复仇者,所有人都在找他,他被抓到只是时间问题,我不过帮大家省点儿事,顺便捞些好处。”

 

“混蛋,就差一点,我就和Winter。。。”焦黄的眼珠疯狂又空虚。

 

“别做梦了,头儿,”Rollins果断阻止了Rumlow再继续说下去,“你明明知道的,根本没希望。”

 

一脸疯狂的男人愣住了,接着趴到桌子上哭泣一样干嚎起来,遍布疤痕而变形的拳头无助的砸着桌子,他那么用力,以至于拳头上粉红色的伤口渗出血来,在桌面留下一个个鲜红的印记。

 

坐在另一边的高大的佣兵默默看着男人的崩溃,等对方终于安静下来,他递上去一个文件夹。

“这个是交易的附加条款,我不想替你决定。你应该自己看看。”

 

Rumlow在桌子上趴了一会儿,深深吸了几口气,强撑着抬起头,把文件夹拉到身边,用不太灵活的手指翻开。

 

Rollins静候对方用极其缓慢的速度阅读着纸上的文字, 他强压着自己呼吸的声音,装作对对方的决定毫不在意。

 

Rumlow冲着纸张发了阵呆,不知是在思考,还是脑子跑去了别的地方。良久之后,他才抬头用无神的黄眼珠看着耐心等待他回复的Rollins,

“你觉得我会同意么?”

大个子的佣兵笑了,这次是发自内心的,

“我认识的那个恶棍,那个Brock Rumlow,是绝对会同意的。”


TBC

评论
热度 ( 92 )
  1. xsphinxadavet 转载了此文字
    心疼叉叔。 此处转载第一章,后续请回原作者小屋

© xsphinx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