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phinx

不认识就算了

【冬叉】蛋糕師傅與喜歡蛋糕的男人

巧克力蛋糕

滴滴跳下了懸崖:

他手巧的將一層薄而均勻的翻糖鋪在蓬鬆的巧克力蛋糕體上,骨節分明的手指取來一旁的抹刀,小心翼翼的在翻糖上打著圈,直到白色的翻糖與蛋糕體合而為一。蛋糕師傅熟練的轉動蛋糕座下圓形的檯子,輕柔的讓側邊的翻糖看起來像是原本就長在蛋糕體上一樣,不一會兒的時間,棕色的巧克力蛋糕搖身一變,成了全白的可愛蛋糕。

裝滿了甜膩鮮奶油的擠花袋在蛋糕師傅的魔法下,一朵又一朵精緻真實的玫瑰花長在了潔白的蛋糕表面,覆滿了整個平面又延伸到側邊的裝飾,使得蛋糕越來越華麗。有著深邃五官的蛋糕師傅又拿起另一個較小巧的袋子,裝進混了金色的鮮奶油,流暢而唯美的字體躍上蛋糕的空白處,他微微用力一擠,可愛的鮮奶油收在e的結尾。蛋糕完成了。

蛋糕師傅細心的捧著他的精心傑作來到面向店外的冷藏櫃,這顆精美的蛋糕將在一個小時之後被預定的客人取走。這是一顆求婚用的蛋糕,蛋糕師傅駁回了金髮藍眼的客人想要用藍白紅裝飾的荒謬念頭,改採嘴神聖而純潔的白色點綴整個蛋糕。他希望這能為那位客人帶來希望。

取下頭上的帽子的蛋糕師傅坐在店裡暫時休息,現在是下午三點十一分,上班族們還在奮鬥,學生們還在上課,等四點的鐘聲一響,接了孩子的母親,脫離上司的員工會紛紛湧入他的店裡,懇求一口甜膩治癒他們痛苦的一天。那是蛋糕師傅最歡愉幸福的時候,看著客人吃下蛋糕後露出的表情,有什麼比這更棒的呢。

三點五十八分,蛋糕師傅在此前接待了六個客人,包含那個預定求婚蛋糕的客人,對方看起來十分緊張,但身上的黑西裝簡樸的很誠懇,他相信任何一個人都無法拒絕這樣的好傢伙。當四點的鐘一響,客人們像是約定好一般,潮水一樣湧入蛋糕店,將開在布魯克林的狹小蛋糕店擠得水洩不通。

他一直忙碌到將近八點,直到他的店員將最後一個起司蛋糕賣出去給一個帶著小孩的父親,小女孩的笑容看起來很高興,或許她會回家分享給她的母親跟弟弟。蛋糕師傅讓辛苦的店員先下班,那個累了一天的紅髮姑娘得到兩個杯子蛋糕當成獎賞,她離開前親吻了她老闆的臉頰,並提醒他記得鎖上大門。

現在蛋糕店又變得有點寬闊了,蛋糕師傅坐在靠近門口的位子,觀察著紐約仍然人潮洶湧的街頭,小小的蛋糕店被襯托得有點冷清。這是一個視野很好的店面,租金不便宜,但他不是一個沒有錢的人,之前拼了命的賺錢存錢,誰也不會想到那些錢他會用來開蛋糕店,這從來不在他的規劃之中。

會跳出小鳥的可笑時鐘敲響了九點的鐘聲,蛋糕師傅緩緩的爬起來,他的腿因為久站而有些痠痛,他的手臂跟肩膀上的肌肉也因為擠了太多的奶油花而緊繃。他想著自己等等回到店面上的住屋時,必然要花上很多時間在熱水裡,好舒緩他可憐受壓榨的肌肉。

清脆的風鈴聲在蛋糕師傅背對門口時響起,他回頭想告訴即將進來的客人他們已經打烊了,蛋糕師傅習慣性的低著頭,他的臉上有大片的燒傷疤痕,他告訴他的店員姑娘那是他之前烤蛋糕時不小心搞出的爆炸造成的,紅髮姑娘一臉鄙視,但仍然留在這裡工作。

蛋糕師傅的聲音也被火燒得更加沙啞了,有點像壞掉的手風琴會發出的破嗓,所以他不常說話。但入門的客人似乎更安靜,蛋糕師傅沒有聽到他回話的聲音,也沒有聽到他離開的聲音,所以他抬頭想看看是什麼奇怪的人來到他的蛋糕店,如果是想要搶劫的小混混,那他會用拳頭告訴他蛋糕師傅不是好惹的。

但光臨的不過是個喜歡吃甜食的男人,蛋糕師傅盯著對方的眉目許久,只淡然的喔了一聲,便轉身回到冰著蛋糕的冷藏玻璃櫃前,那裡始終擺著一塊不會賣出去的蛋糕。苦澀的巧克力為底,摻入了郎姆酒做調味,檸檬香散在糖霜的表層。一塊小小的不特別起眼的蛋糕。

蛋糕師傅將那塊小蛋糕取了出來,他捧著蛋糕坐到桌前,他示意喜歡吃甜食的男人坐下,閃著銀白光線的蛋糕叉擺在男人的面前。喜歡吃甜食的男人以金屬制的左手拿起小巧的蛋糕叉時的格格不入讓蛋糕師傅乾巴巴的笑了兩聲,男人直到用叉子切下一塊蛋糕放進嘴裡前都沒有再抬頭看蛋糕師傅。

許久,低低的啜泣聲傳來,昏昏欲睡的蛋糕師傅沒有料到喜歡吃甜食的男人會有這種反應,他甚至不認為是自己的蛋糕太好吃而引得對方喜極而泣。

「Brock。」喜歡吃甜食的男人的聲音並沒有因為他攝取的過多砂糖而增加多少甜蜜,依然是那般冷冰冰的沒有起伏,蛋糕師傅卻因此像觸電般顫抖。

他被兩條不同材質的手臂擁抱著,熱度從對方厚實的胸膛傳來,鼓譟的心跳聲幾乎響徹了整間小蛋糕店,但蛋糕被遺忘在桌上,喜歡吃甜食的男人從不放棄任何一絲他竜找到的糖分,而世界上最美好的甜蜜都被藏在了蛋糕師傅的嘴上。屬於他的甜蜜。

睡。想吃蛋糕。

评论
热度 ( 64 )
  1. xsphinx滴滴跳下了懸崖 转载了此文字
    巧克力蛋糕

© xsphinx | Powered by LOFTER